小说片段:董海川与杨路禅的比武佳话
作者:-

董海川的八卦掌功夫到了练神还虚,不见不闻的境界。就是躺在炕上睡着了,有人要伤害他,他也知道,而且能自己躲开。这就是内家功夫“一羽不能加、蝇虫不能落”的上乘功夫。意思是一片极小的羽毛扫他一下,或者苍蝇想落在他身上,他都可以自己让开。

董海川在肃王府当差。一日,有一个身体瘦小、相貌清奇的男子要拜见肃王爷。肃王爷召见此人问他有何事,此人说:“我不是为了谋生,也不求功名,听人说天下武林名家都集中在您府上了,又来了一位叫董海川的当上了护卫总管。府上的武教师曹化龙也是个少林派的名手。我来这儿冒昧投谒,恳请府上的高手赐教。”话虽谦卑,很有分寸。

肃王爷听罢,点点头说道:“原来如此,你是哪里人士,会什么武术功夫?”此人答道:“家住河北永年广平府杨家庄,名杨福魁,太极门。”

肃王爷听罢,看了看站在一旁的王府教头曹化龙,曹化龙会意地向王爷拱手施礼:“奴才愿与他比武,请王爷做主。”

肃王爷深知世情,知道江湖武士的习惯,尽管说得谦虚,可动起手来谁也不甘示弱。于是说道:“武林较技难免失手伤人。”

杨福魁道:“我有个好办法,请把场子围上,用绳子编结成网,在网内比武。各施所学,如果把对手掷在网上算胜。如果不坠在网上,尽管失招也不算败。王爷您看如何?” 

肃王爷一听道:“这倒是个好办法,就照你说的办。”然后又说:“这场子围多大呀?”杨福魁说:“有两丈见方足够了。”

商量完场地,又约订好三天后比试,杨福魁告别肃王爷回去了。 

这边肃王爷吩咐全凯庭预备场地材料,并找棚匠搭架子结网。随后问曹化龙:“太极门?我怎么没听说过,你知道吗?”曹化龙摇头道:“没听说过。”于是唤来董海川,肃王爷把刚才之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,道:“海川呀,你知道这太极门吗?” 

“回爷的话,我在南游的时候听说过,太极门也叫太极拳。这种拳术非常奇特,据说是张三丰所创。什么样儿,我也没见过。”董海川说完后,又对曹化龙说:“曹头儿,您要小心对付。”曹化龙压根儿就没把杨福魁放在眼里,听完董海川的话只是微微一笑。 

也是呀,这杨福魁是什么人物,这么牛。敢在孔圣人面前念三字经,太岁爷上动土,好大的胆子。北京城是什么地方?天子脚下藏龙卧虎,什么能人没有,你一个乡下人,大老远的跑这里来比武,图的是什么呀?

杨福魁字露蝉,是陈家沟陈长兴的高足,来到北京树立太极门一家的拳学。他深悟太极拳并加以创新,为杨式太极拳之鼻祖。风格匀缓、柔和,舒展大方,而且“柔中寓刚”、“绵里藏针”,有绵拳、化拳之誉。说到这里各位应该知道了吧,杨露蝉并非等闲之辈。

闲话少说,到了比武之日,肃王府来了很多人,很多王公亲贵听说比武之事,也带着自己的武师前来凑热闹。曹化龙短装束带,来到场子中央,向杨露蝉拱手道:“杨师傅请吧。”杨露蝉脱去长衫,向上一拱手,又向围观者一揖,缓缓走进场内。

两人略一谦让,立即出手发招。少林拳名手曹化龙身高气昂,杨露蝉身材瘦小藏而不露,相比之下,如虎斗猫。

曹化龙左拳横搭在右拳虎口处,双拳平胸,两脚分开呈马步桩。杨露蝉“无极开门式”一立,以静待动。

曹化龙往前走三步,一拳打来,快速有力。杨露蝉以“十字手”变“手挥琵琶”,用左掌一拨,曹的手腕侧转身还招迎敌。

两人在场内争斗十分激烈,不时引来观者阵阵喝彩声。曹化龙一交手方知杨露蝉的厉害,这才觉得董海川嘱咐对了,要小心对待,不敢轻视。一般拳师与曹化龙交手,三五个照面曹化龙就能占上风。因为曹化龙也是个人物,没两下子能当肃王府的武术教头吗?如今遇上杨露蝉可就费了事了,十几个回合不但没有占上风,还有点吃力。

曹化龙唰的一个“大鹏展翅”,照着杨露蝉击去,拳势迅猛。杨露蝉忙用“斜挂单鞭”,右掌往下一沉,猛切曹化龙的右腕。曹化龙忙变招式,使出“十八罗汉”中最厉害的招法。他一个“降罗汉敌千军”一拳直奔杨露蝉的面部打来,杨露蝉往回一撤步,来个“斜飞势”。曹化龙此招走空,接着来了个“伏虎罗汉力无穷”,此招确实厉害,一旦被他打上小腹,杨露蝉将来的一生盛名便在此断送。

杨露蝉知道此招的厉害,急忙倒转七星步,顺势叼住曹化龙的腕子,用“四两拨千斤”的功法,只微微往外一带,左手抓住曹化龙后背脖领,没看出怎么用力,曹化龙那庞大的身躯就被杨露蝉举起,然后倒转身形,就把曹化龙掷在了网上。绳网又软又飘,曹化龙在网上没有用武之地,乍沉乍浮,无法解脱。观众齐声喝彩。

杨露蝉转身准备向肃王爷告罪。只见有一个人飞也似的来到场内,腾空而起,左手托着一个果盘,右手把曹化龙轻轻提起,然后摔在地上。曹化龙刚一落地,那人翻身一纵来到杨露蝉身边说:“杨老师好俊的功夫,好大的胆量,您敢摔肃王府的教师爷。”那人一边说着话,一边又飞上台阶,把果盘放在肃王爷面前。肃王爷说:“董海川,你跟杨露蝉较量一番。”

杨露蝉一听肃王爷叫董海川,吓了一跳。他心中暗想,董海川矫如游龙的身法,腾空托盘提人,行所无事一般。要没有登峰造极的轻功,难以到此地步。原来到王府献艺,本是冒昧的举动,如今真遇到劲敌了。

董海川脱去长衫,露出蓝袄,玄色坎肩,肥套裤,脚下穿一双带前后包头的洒鞋。身材高大,比杨露蝉高半个头。赤红脸,粗眉巨眼,好不威武。杨露蝉一身短装,青花布衫,紫花裤头,腰勒紧带,足登薄底快靴。

董海川来到场内,向杨露蝉拱手道:“请杨老师指教。”杨露蝉答道:“董师傅,让您见笑了,我只学会一手太极拳,奉师命来到京城,没有争名夺利的心,到天子脚下是向各派武术老师讨教的,是来访学的。董师傅请你搂着点儿,点到为止。” 

董海川一听,心说这个小矮个儿挺鬼,没动手先把话放这儿了,于是答道:“请吧,您哪!杨老师,我这是没办法,王爷发出话来了,我能不听吗?我这不过是跟您凑个趣,随便走两招。您也搂着点儿,您要把我扔到网里,那也不大好看。”两人说拧了,杨露蝉还有点儿不乐意,抱拳说:“好,我的话递到了,董师傅请赐招。”

董海川侧转身形,迈出右脚,双手如抱婴儿,立掌当胸,指尖、鼻尖、脚尖“三尖相照”。掌不离肘,肘不离胸,一掌应外,一掌护内,二目凝神,沉肩坠肘,气沉丹田。杨露蝉还是“太极开门”一立,以静待动。

因为这两门武术都是“内家拳”,基本上都是后发制人,以柔克刚,刚柔相济。二人都不想先出招,都想等对方先出招。相对了一会儿,肃王爷急了:“董海川你进招呀!”

董海川脚踩八卦步,往左旋转。杨露蝉也随之左旋。董海川右转,杨露蝉也随之右游。两人盘旋了一周,才往当中一会合,又合而复分,彼此都不肯先发招,合而分又走了一圈。

董海川按先天八卦的图式,走转圆滑,四梢归一。又走了几圈,杨露蝉二目紧盯着,随之左右游动,见董海川翻身反走,掌势由右前变左前立掌,动作干脆利落,心中赞道好功夫。

两人连聚三次,又分开三次,都没有发招。董海川道:“杨老师,咱们别溜啦,请您发招吧。再溜下去肃王爷该睡着了。”杨露蝉笑道:“我就遵命了。”说着往前一纵步,来到董海川面前。右掌直奔董海川的头部。

董海川左掌往外一穿,右掌随之“青龙探爪”,直打杨露蝉的肩头。杨露蝉急用“云手”想沾住董的右臂。董海川身随掌走,“大蟒翻身”变“掖掌”,击杨的小腹。杨露蝉以“海底针”接董的“掖掌”。

董海川顺势“乌龙绞柱”往左略一盘旋,又复回身献招,二人接触在一起。两人又合而复分,如游龙如盘蛇,捷如飘风,实在好看。

董海川用“风轮劈掌”猛击杨的左腿“环跳穴”。杨露蝉喝道:“好!”以“提手下式”借势拆招,掌中带风,击向董的“关元穴”。董海川刷地退开。两人互相看了一眼,然后又凑到一处。

这一番比试,真是棋逢对手,各展绝招,辗转相斗,两不相下,瞬时间连过二、三十招。刚才是一刚一柔,相对现在是一稳一疾相搏。两个人一位是八卦掌高手,一位是太极拳高手。围观的肃王、王公亲贵、武师、护院的都屏息观望,只见太极拳的沉稳、八卦掌的迅疾,不由人人称奇。

两人往返相斗,耗过很多时光,仍不见胜负。两人不分胜败,耗来耗去,在各自纯熟的招术下,自然谁也不会有败招。两个人渐渐的都出了汗,都起了惧敌之心。唯恐在众目之下一招失败,本门的盛名便要扫地。两败全伤,彼此想发展一派武术的宏愿化为乌有。

肃王爷看到这儿,也觉得二虎相争必有一伤,这两人都是上乘的高手,如果累坏了反倒不好,便道:“罢战!罢战!”杨露蝉停住,向众人说声:“献丑。”抹了抹汗。董海川也道:“承让。”拉住杨露蝉的手。两个人手拉着手走出场地,肃王爷把杨露蝉留下,赏了一桌酒席,命董海川作陪。

据说董、杨二人还结为兄弟,杨露蝉比董海川大,杨露蝉为兄,董海川为弟。二人情同手足,经常凑到一起谈拳论艺,说古道今,情谊日增。

 
上传时间:2007-10-14 23:27:37   【评论】  【关闭

 

武术功夫|程派八卦掌名家|孙志君官网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